推荐给朋友 |网站地图HTML/XML
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日韩>正文

影响山西民国史的政要

2018-03-15 来源:日韩 责任编辑:龙虎斗娱乐资讯网 点击:

分享到:

  第十四章
  阎锡山认敌为友联日反共,赵戴文丹青不渝阻阎叛国
  从公元1937年“七七”事变到11月初,由于国共两党合作抗日,全国军民团结奋战,中国的抗日民族革命战争已度过了整整五个月,并取得了重创日军的不少胜利,使日军付出了沉重的官兵伤亡和经济上的重大代价。虽然日军凭借其精良的武器和武士道精神,在开战之初侵占了我华北、华东不少城镇和部分交通要道,但广大领土仍在中国人手中,并且日军越来越多地遭到中国军民的英勇抗击。日军要在“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梦想已经破灭,想以速战速决的战略结束中日之战的目的已成为不可能。日本政府和军方为了尽快结束这场势必旷日持久的中日之战,以便适应其“以华制华”扶植傀儡政权、分裂抗日阵营“谋略”的需要,急切地希望蒋介石和中央政府能对日妥协,甚至投降。德国政府也生怕日本侵华会使日本实力受损或者深陷中国战场不得自拔而失去钳制苏联的作用,甚至会把中国推向苏联一边,所以也不愿意中日之战无限期地拖下去而有损德国的利益,于是便开始了“陶德曼调停”,希望中日双方都能作出让步,停战议和。与此同时,日本特务机关和已叛国投敌的汉奸走狗也在想方设法寻找、拉拢他们认为可以同流合污的中国军政大员、地方实力派、失意政客,诱其叛国。阎锡山正是他们理想中的猎物之一。“停战议和”之风愈演愈烈,中国的抗日民族革命战争已处在了严重的危机之中。
  公元1937年11月3日凌晨,德国驻日本大使狄克逊将与日本政府密谋好的一份诱迫中国国民政府的蒋介石“议和”的条件,以“345号”密电通知了德国外交部长牛拉特和德驻华大使陶德曼。当日中午,牛拉特得到希特勒的指示后,便立即以“162号”密电指示陶德曼:请将狄克逊在345号电报中日本提出的和谈条件通知蒋介石。他们觉得那些条件可以被蒋介石接受,并作为开始谈判的基础。
  11月4日上午,蒋介石在南京丁家桥国民党中央党部和国民党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蒋介石的机要秘书陈布雷、外交部次长徐谟,撇开时任国防最高委员会副主席的亲日派汪精卫,秘密接见了陶德曼。陶德曼当面向蒋介石通报了日本政府诱使中国政府向日妥协的条件:一、承认伪满洲国;二、承认内蒙古自治与华北政权,并允许日本在两地区驻兵;三、缔结中日防共协定;四、停止反日;五、必要的赔偿。
  蒋介石虽然感到日本提出的条件有点苛刻,但他还是当面许诺:“中国政府愿意接受这些条件,作为和平谈判的基础。”于是蒋介石便一面命孔祥熙正式通知陶德曼,说中国政府愿意与日本政府和谈,望日方能早日把和谈地点和参与和谈人员的级别早日确定下来;一面于公元1937年11月24日南京未沦陷前,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与会者有在南京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政府首脑和军事将领以及希特勒派来的军事顾问团首席顾问福根霍逊将军等,在会上就与日和谈这一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与会者共二十多人,除李宗仁坚决反对“和谈”外,其余的人几乎都同意以日本提出的五条为谈判基础,但在谈判时中国政府必须坚持华北的主权完整和行政独立不得侵犯。会后不久,蒋介石又召集汪精卫、张群、王宠惠、徐谟、曾仲鸣、高宗武、陈春圃、董道宁等人在蒋介石的官邸开会,正式宣布成立中日和谈代表团,任命国防最高会议秘书长张群为团长,外交部部长宠惠为副团长,其余的人除蒋介石、汪精卫外,都是代表团成员。但是汪精卫并不热衷于蒋介石的这一组织。就在蒋介石和陶德曼频繁接触的同时,日本驻华大使川樾茂己奉近卫文磨首相的秘令和汪精卫进行了密谈。为了能争得日方的最大信任和尽快促成日本政府倒向以汪精卫为对手的和谈,汪精卫便马上以中央政治会议副秘书长兼汪精卫高级秘书曾仲鸣、行政院政务处长彭学沛、法中技术学杜研究部主任褚民谊、侨务委员会委员兼侨民教育处长陈春圃等为核心,组成了中国第二个为实现“中日和平”运动而效力的秘密班底。
  公元1937年12月初,为避免日军攻打南京,蒋介石即派国民党中央宣传部次长兼宋美龄的英语秘书董显光和外交部次长徐谟到武汉向汪精卫传达了“委座请汪主席在武汉主持召开国防最高会议,讨论决定接受陶德曼的调停,实现中日和平”。12月6日上午,由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汪精卫主持的第五十四次常委会议,在汉口中央银行二楼礼堂召开。出席常务委员会的常务委员有监察院长于右任、立法院长居正、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军政部长何应钦、常委兼秘书长张群。列席会议者有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邵力子、江苏省政府主席陈光夫、教育部长陈立夫、经济部长翁文灏,还有徐堪、陈布雷、董显光、徐谟、曾仲鸣等。会上,首先由徐谟向与会人员通报了与陶德曼接触的内容。12月6日,陶德曼会见外交部长王宠惠时,除原有五条不变外,又增加了两条:一是上海停战区必须在公元1932年5月签订的《淞沪停战协定》的基础上再加扩大;二是中国政府要尊重外国人在中国的权利。参与讨论的十五人中,除邵力子一人外,所有的人不仅同意和谈,而且力主快点谈、马上谈。可是,蒋介石仍然顾虑重重,迟迟迈不开和谈的第一步。12月3日上午陶德曼再会蒋介石时,又转达了日本政府关于开始谈判的最后限期为12月5日。如到时仍不作出答复,日方将采取“断然措施”。
  

| | 101楼 |

楼主:linaxa 时间:2011-09-22 20:35:00

  公元1937年12月13日,日军在日本华中派遣军松井石根部所属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谷寿夫指挥下占领了中国首都南京,并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和焚烧抢掠。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屠杀了三十万以上的无辜平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无数妇女被强奸,无数商店、住宅、机关、仓库被抢劫、焚烧和破坏,全市三分之一化为灰烬。日本政府为了给蒋介石和中国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又于公元1938年1月16日发表了对华声明: “帝国政府今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
  蒋介石在日本政府的威胁下,立即派外交部亚洲司日本科科长董道宁赴日了解日本政府对国民政府的真实态度,并力争能改变在声明中“今后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提法。
  董道宁在日本南满铁路公司驻上海事务所所长西义显的周旋下,由日本陆军大本营参谋本部战略课课长影佐祯昭大佐、中国课课长今井武夫中佐首先接见了他。随后又见到了日本大本营参谋本部参谋次长多田骏中将。他对董道宁明确表示:日本政府对蒋介石的“和平诚意”已持不信任态度,并希望蒋介石下台,由汪精卫上台肩负起改善日中关系的历史任务,并请董能将日方的意向转告汪精卫,但也不排除在蒋介石确实以诚意进行日中和谈时,也可能取得仍以蒋介石为对手的可能。
  蒋介石为了进一步钳制汪精卫,在公元1938年3月29日至4月1日召开的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上,将原想叫陈诚当国民党副总裁和他自己兼任国民参政会主席的两个宝座让出来,都交给汪精卫,自己担任国民党总裁。其实,汪精卫所要的不仅仅是在蒋介石之下的什么副职,梦寐以求的是整个国家和党政军的全权要职,而且正在与日本政府暗地勾结起来,不惜以出卖民族利益为代价,达此目的而努力。
  蒋介石为进一步摸清日本政府的底细,又派外交部亚洲司司长高宗武去日本活动。公元1938年7月5日,高宗武和外交部日苏科科长周隆庠由日特伊腾芳男陪同由上海起身到达日本东京,受到了影佐祯昭和今井武夫的欢迎。第二天又由日本首相近卫的机要秘书犬养健、影佐祯昭、今井武夫陪同见到了多田骏和日本陆军相板垣征四郎。7月12日上午,板垣出席了近卫文磨首相召开的有首相近卫、外务相宇垣成一、陆军相板垣征四郎、海军相米内光政、藏务相兼商务相池田成彬参加的所谓“五相会议”,讨论通过了《适应时局的对中国的谋略》一案。其主要内容是加大战争力度,使中国丢失抗战能力,推翻国民政府,促使蒋介石垮台。目前的计划一是准备占领武汉、广州,促使蒋介石政府成为一个地方政府;二是加强与建立新政权领袖人物汪精卫的秘密联系;三是分化瓦解杂牌军向日军投降,为未来的伪政权准备武力;四是利用和操纵反蒋系统的实力派在中国建立反蒋、反共、反战的新政权。
  公元1938年l0月21日广州失守,乃日武汉陷落,1l月3日,日本首相近卫内阁发表第二次对华声明说:“如国民政府继续坚持抗日容共政策,帝国决不收兵,直打到它彻底崩溃为止。首先给蒋介石以武力恫吓,接着又指出,只要蒋介石“抛弃以往的一贯错误政策”、“更换人事组织”、“参加新秩序建设”、“和谈停战”、“虽国民党政府亦不拒绝”,改变了1月16日近卫内阁对华声明中“不以国民政府为对手”的措辞。但日方所谓的“更换人事组织”的提法,却暗示了日本政府“扶汪排蒋”的方针未变。
  公元1938年11月20日,高宗武等代表汪精卫卖国集团与日本代表影佐祯昭、今井武夫签订了《日华协议记录》、《日中和谈停战协定》等三个卖国文件。“协定”规定:一、参照日德防共协定条款缔结中日防共协定。二中国承认日军在内蒙古的防共驻扎,内蒙古地区作为防共特殊区域。三、中国承认满洲国。四、日本侨民有在中国居住、经营的自由权。日本同意废除在华治外法权,并考虑归还在华租界。五、中日经济合作,在开发华北经济上,承认日本有优先权。六、关于赔偿日侨损失,日方有要求,中方表示愿意考虑。七、协议以外的日军,于两国和平恢复后开始撤退,限两年内撤完。八、临时、维新两政府自行引退。九、中日共同承认上述解决时局的基本条件后,汪精卫正式宣布与蒋介石决裂,在南京或昆明、成都建立新政府。十、在日方的具体帮助下,为新政府建立五至十个师的军队。
  12月18日,汪精卫按照预定计划与曾仲鸣、陈璧君等先飞往昆明,次日又飞往越南河内。12月22日,日本首相近卫在《日中和谈停战协议》的基础上发表第三次声明,提出“同新生的中国调整关系的总方针”。其主要内容是中国政府承认伪“满洲国”;签订日华“防共”协定;蒙古地方为特殊“防共”地区,日本有驻兵权;日本人在中国有居住、营业的自由,在华北和内蒙古地区中国应积极地向日本提供资源开发的便利。如果满足上述要求,日军可以不要赔偿军费,可以撤销领事裁判权,归还租界。
  公元1938年12月29日,汪精卫以“致国民党中央党部蒋总裁暨中央执监委员会电”(即“艳电”)的方式,响应近卫声明,建议国民政府以“善邻友好”、“共同防共”和“经济提携”三原则为根据,“与日本政府交换诚意,以期恢复和平”,还要求中国共产苒“彻底抛弃其组织及宣传,并取消其边区政府及军队之特殊组织”(《汪精卫集团投敌》374页)。与此同时,由陈公博主持,也于12月29日在香港的《华南日报》头版头条的位置,用《汪副总裁致蒋总裁暨中央执监委诸同志公开信》为题,发表了汪精卫降日反共、甘当汉奸卖国贼的自我表白。
  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各阶层爱国人士以及国民党的许多党政军官员,纷纷通电愤怒声讨汪精卫等人的卖国罪行。迫于舆论,也出于义愤,国民党临时中央常务委员会于公元1939年1月1日,决定永远开除汪精卫的党籍,撤销其一切职务。这标志着国民党统治集团中的亲日派与英美派的公开分裂,也表现出了重庆国民政府的严正立场。当然,蒋介石一面高喊“坚持抗战到底”,一面对日“和谈”的做法,却给中国抗战带来了极其不利的影响。如山西的阎锡山就在蒋介石的影响下,也在竭力效其所为,一面高喊抗战,一面加强反共措施,并和日军秘密和谈。
  

| | 102楼 |

楼主:linaxa 时间:2011-09-22 20:35:00

缅甸维加斯娱乐新闻网网络全网最新各种内地,港台,日韩欧美等娱乐新闻及热点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