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给朋友 |网站地图HTML/XML
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欧美>正文

电影界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波兰导演安德烈·瓦依达

2018-10-11 来源:欧美 责任编辑:龙虎斗娱乐资讯网 点击:

分享到:

用电影探究波兰历史、并由此成为全世界最伟大的导演之一并曾获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波兰导演安德烈·瓦依达(Andrzej Wajda)于上周日逝世,享年 90 岁。

电影界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波兰导演安德烈·瓦依达

安德烈·瓦依达摄于 1980 年前后。为了拍摄可以反映波兰近代史的电影,他必须克服政府的反对。图片版权:The Kobal Collection/林肯中心电影协会

美联社报道了他去世的消息,但并未说明具体原因,只透露瓦依达的同事、电影导演亚采克·布罗姆斯基(Jacek Bromski)称,瓦依达最近曾经生病住过院。

从波兰战争三部曲(《一代人》[A Generation]、《地下水道》[Kanal]、《灰烬与钻石》[Ashes and Diamonds])到反映共产主义工人面貌的姊妹篇(《大理石人》[Man of Marble]、《铁人》[Man of Iron]),再到今年发布的最后一部电影作品《残影余像》(Afterimage),瓦依达不断讲述着波兰的现实、情感与记忆,强调着一些有时会让外国观众感到困惑的元素。

瓦依达对波兰情感、典型波兰主题(比如注定会徒劳的命运的浪漫感染力)的专注不仅体现在情节与潜台词中,更体现在充斥在他电影中的人物形象刻画里,这种倾向常会让他感叹,但也无法摆脱。他曾说过:“我倒是很乐意把军刀、白马、红罂粟这些波兰的象征用弗洛伊德学派经典的几个性符号表现出来,不过问题是,我成长过程中并没有学过弗洛伊德。”

瓦依达也明白,冷战的紧张局势有时会让西方观众难以接受他的主题与风格。他曾在 1989 年出版的《双重视野:我的电影人生》(Double Vision: My Life in Film)一书中写道:“东欧拍摄的电影似乎引不起西欧人的兴趣。”他表示,西方观众“觉得他们就像马克思时期的英国工人权利斗争那样陈旧过时”。

电影界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波兰导演安德烈·瓦依达

不过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其实还要更实际些,那就是波兰脱离共产主义之前政府的反对,以及时不时进行的彻底审查。克服那么多困难创作出如此杰出的艺术作品,这让瓦依达在波兰同胞中一直颇有声望。

而他那些故事的影响似乎蔓延到了波兰之外,使他的国际声誉也日益提高。西方电影史学家最终把他与英格玛·伯格曼、费德里科·费里尼以及黑泽明相提并论。1996 年瓦依达被授予日本帝国奖(Japanese Imperial Prize),以奖励他对电影的贡献,并在 2000 年荣获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1998 年威尼斯电影节以及 2006 年柏林电影节上,瓦依达也获得了终身成就奖。

电影界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波兰导演安德烈·瓦依达

上个月瓦依达出席波兰格丁尼亚一个电影节。图片版权:Agencja Gazeta/路透社

在瓦依达的电影中,使画面充满想象力的那些意象与结构都源自于他可以反映出波兰近代史悲剧的人生:从二战爆发开始,纳粹入侵完全打破了波兰与苏俄的联盟。六年德占时期一直苦苦挣扎,纳粹在波兰的土地上建立了犹太人集中营和杀戮场。后来解放之后,接踵而至的却是长达几十年的极权主义压迫,莫斯科历任政府总想设法把苏联式共产主义强加给这个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国家,甚至斯大林也一度承认,这其实相当于“给牛加上马鞍”。

安德烈·瓦依达(Andrzej Wajda,发音为 ON-jay VIE-dah)1926 年 3 月 6 日生于波兰与立陶宛边境附近一个有守军驻扎的小镇史瓦基。他的父亲是一名骑兵军官,幼年时安德烈跟随父亲在各营地间辗转,他与弟弟会玩那种编排战斗的游戏,而在他们周围,真正的军队也在进行训练演习。

在他 12 岁的时候,纳粹德国军入侵了波兰。两周之后,苏俄也加入到了解体波兰的行动中。这个国家很快就开始饱受纳粹与苏共军队的蹂躏,他们在这里执行着希特勒与斯大林合谋签订的协议。

就像很多波兰人一样,历史对瓦依达来说也充满了个人色彩。他沦为俘虏的父亲后来被苏俄人杀害并秘密埋葬在俄国西部的卡廷森林中,他也是当时被杀害的 4300 名波兰军官之一。

虽然大部分波兰人最终渐渐明白了到底应该由谁对那场所谓的卡廷事件负责,但在苏共统治的那些年里,官方对此事的说法始终是:那些波兰军官是被德国人杀害的。直到 1991 年,时任后共产主义波兰民选议员的瓦依达才终于拍摄出了一部名为《卡廷森林》(The Katyn Forest)的纪录片,用以致敬他的父亲以及一同被杀害的那些人。

2007 年,他以此事为原型改编的电影《卡廷》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A·O·斯科特曾在《纽约时报》撰文,称赞这部电影是“对几十年歪曲与遗忘的一次强力纠正”。

失去父亲之后,年轻的安德烈与当教师的母亲靠着在乡下打零工度过了战争时期。他还和由当时在伦敦的波兰反共流亡政府资助的抵抗组织、波兰家乡军(Home Army)有过后来被他形容为“没什么意义的联系”。

战后,他进入了克拉科夫美术学院,但随后又转到罗兹市新开的电影学院,从此开始了电影生涯。

战争三部曲

他第一部作品《一代人》于 1955 年完成,拍摄背景设定为瓦砾和废墟中的华沙,当时它还尚未从战争时期挨家挨户的破坏中恢复过来。电影主要讲述了一个坚韧的华沙少年在战争中的经历,他加入了由一个年轻女人领导的抵抗组织,并在后来爱上了这个女人。

电影的某些方面反映出了当时苏共的统治方针:年轻的共产主义战士被刻画得比家乡军成员更加单纯、勇敢和忠诚。但由于电影中细致入微的人物角色,《一代人》绝不只是简单的政治宣传片。

1956 年,匈牙利爆发出反对苏共统治的工人起义之后,瓦依达拍摄了战争三部曲的第二部《地下水道》。它涉及的是另一场起义:1944 年华沙人民为摆脱纳粹占领而进行的斗争。

电影界又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波兰导演安德烈·瓦依达

2007 年电影《卡廷》中的玛雅·奥丝塔泽斯卡(Maja Ostaszewska)。图片版权:Koch Lorber Films

《地下水道》讲述了一个抵抗组织军团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后,试图通过华沙地下水道逃离的故事。镜头跟随有男有女的三个小组进入了冰冷、阴暗的水道中,他们在对纳粹陷阱与电线的恐惧中徘徊着。有些人失控了,有些人死在下水道里,剩下的人则怀着希望与幻想,只求被德国人抓到。

缅甸维加斯娱乐新闻网网络全网最新各种内地,港台,日韩欧美等娱乐新闻及热点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