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给朋友 |网站地图HTML/XML
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港台>正文

钟欣桐谈自我:阿娇和真正的我不是一回事

2018-04-26 来源:港台 责任编辑:龙虎斗娱乐资讯网 点击:

分享到:

钟欣桐谈自我:阿娇和真正的我不是一回事

钟欣桐

钟欣桐谈自我:阿娇和真正的我不是一回事

钟欣桐

撰文/李森

一个强调“要爱我”,“要宠我”,“要照顾我”,“不可以冷落我”的女人,到底对安全感持有怎样的渴望?一个不喜欢被贴上“娇弱”标签的女人,为维持这份娱乐圈稀缺的娇弱感,又付出了什么?一个常为人责难,却能在一觉醒来继续万夫莫敌的女人,是怎样把泪吞回肚子里的?一个算不上幸运的女人,她的幸福,是否来得比其他人更迟?这个她,干干净净、娴淑端好就够了吗?

对话钟欣桐

“如果说我在长大的过程里学到了什么,应该就是坚强。”

Q:为什么会说白色像你?

A:其实我觉得我越来越偏向于朴素,没有以前那么浮夸,就好像越来越透明,让人家可以看清楚一点。

Q:你觉得大家之前的认识不够吗?

A:因为我是一个很慢热的人,表达的可能也不是太好,所以……你知道的,我长大的背景跟其他小朋友不太一样吧,我比较复杂,比较漂泊,幼儿园就已经读了七八间,小学也换过两次,因为我都是中间插进去的,所以不敢跟其他人讲话,也不知道怎样开口。很小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建了一道墙,反正总是很快要走的嘛,没必要找朋友。长大了也是这样——我在改,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没有办法,太稳固了那个。

Q:童年的经历会不会让你比较早熟?

A:没有早熟,我只是觉得我的适应能力很强,忍耐力也蛮高的。如果说我在长大的过程里学到了什么,应该就是坚强。

“以前好多没有流出来的泪,可以通过别人的感动把它触发出来。”

Q:你特别消极怠工的时候会怎么办?

A:我其实也没有怎么消极怠工,我是给什么工作我都会做,身不由己就是这个意思。

Q:这一两年,你觉得自己哭得更多了还是更少了?

A:我从小到大很爱哭的,很容易感动,很容易被一些东西触动到我的情感。但这一两年,算是越来越感性,以前好多没有流出来的泪,可以通过别人的感动把它触发出来。

Q:那面对别人泼脏水的时候呢?

A:要看那个事情的严重性了。毕竟我都跌过谷底,那段时间哭得蛮多的,之后有时候提起也会哭,但那算是感动的泪吧,不是难过的泪。

“可能我算不上一个幸运的女人吧。”

Q:伊面(郑伊健)曾经公开说,你比阿Sa漂亮,你有为此苦恼的时候吗?总因为这种事儿拿来被比较,干脆就觉得美貌也是一种负担?

A:其实我没有去理。嗯,应该是一个负担吗?我觉得漂亮比不漂亮的负担小。我不是完全不爱美,但是我也是希望自己可以干干净净,很端好的样子。

Q:回想一下自己当年唱《下一站天后》的时候……

A:那个MV不要播!真的是……(捂脸)

Q:那说新专辑好了,许多人说《桐花》给人的感觉是阿娇终于从少女情怀里走出来了,不用再被人说成天真和傻了。

A:不是,我面对残酷的现实已经很久了。傻啊,天真啊……我告诉你,我看过很多人写给我的信,或者是微博,他们承认,那个时候很讨厌我这样,但是当他们经历了爱情的转折点,才感觉到随后我说的话都是真的。

Q:所以你认为当时挺真性情的,现在也是?

A:真性情……其实我是一个很容易被看透的人,跟我熟一点的人都知道,只不过很难熟,阿Sa也是用了好几年才可以将心比心。进娱乐圈到现在,基本上我就没有太想去改变自己,也没有去改变好多自己的本性,因为改不了。

Q:你这个阶段是怎么看待幸福的?

A:你煮碗面我就幸福得要流泪,可能我算不上一个幸运的女人吧,我的路蛮难走的。

“其实她美的——她觉得自己不美而已——我一眼就看到。”

拍摄钟欣桐小姐前,记者想起了某娱乐周刊主笔宋婧(化名)的话。在她眼里,阿娇是一个喜欢强调“我”的人。

这一印象源自宋婧的采访。在阿娇与韩籍男友权宁一的分手新闻曝光后,宋婧曾旁敲侧击地询问过她对于下一段恋情的态度,“整理录音时我才发现”,宋婧回忆道,“7个问题,她一共说了28次‘我’。”

这些“我”并非简单的第一人称,而是一种亟待关怀的表现,宋婧总结说,“我很少看到有艺人在安全感的问题上如此直白地暴露自己。她说得最多的是‘要爱我’,‘要宠我’,‘要照顾我’,‘不可以冷落我’,‘不可以对我时好时坏’——基本上,用不着她亲口承认,你就能体会到她对安全感的渴望。”

但阿娇承认得很爽快,“对,我就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从小到大都这样,直接的表示就是不喜合群。”

这种“不喜合群”的个性有其历史渊源。在化妆间,阿娇让助理把冷气调高了两度,然后挺直了背,开始描述这样一幅画面:上世纪90年代的九龙真光中学,一个被师长唤作钟嘉励的少女抱着“孤僻没什么不好,我也不需要交流”的心态,向跨栏发起了挑战。和日后朝气蓬勃地告诉粉丝“跨栏给了我不屈不挠的体育精神”相反,彼时,少女选择这项运动的真正原因是“练田径不用跟人家聊天”。而受伤后,少女习惯于躲进被窝,“把自己装起来,什么都不去想。”时间久了,这一习惯便保留了下来,直到少女变成钟欣桐,变成阿娇。

就在阿娇埋头苦练跨栏的1996年,香港亚洲电视推出了40集电视连续剧《飘零燕》。由左诗蓓扮演的小孤女只身南下,投奔独居香港的祖母,却因一系列阴差阳错,不得不在人世间颠沛流离的故事赚足了港人的泪水。事实上,阿娇的童年与“飘零燕”如出一辙,漂泊与复杂有如一对伴其左右的厄运双子,不怀好意地吞噬了她天性中活泼的一面。一岁时,阿娇的父亲过世,年轻的母亲无力同时担起养活自己和养活孩子的重任,只能把她寄养在不同的家庭。阿娇记得自己“幼儿园就已经读了七八间,小学也换过两次,因为我都是中间插进去的,所以不敢跟其他人讲话,也不知道怎样开口”,她说,“很小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建了一道墙,反正总是很快要走的嘛,没必要找朋友。”

她几乎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沉默,“我不说,总不会错了吧。你知道,不是每个家庭都待我很好,也有拿手关节敲我额头的,我回去跟妈妈说,她一开始不相信。后来我就觉得,既然讲出来也没人信,还是藏在心里面(比较好)。”

缅甸维加斯娱乐新闻网网络全网最新各种内地,港台,日韩欧美等娱乐新闻及热点事件。